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孙汝亮 发自北京

不搞大水漫灌,货币政策仍有较大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