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是建立北京市优质中小学、职业院校与北三县学校协同发展共同体,在学校管理、师资培养、课程建设、资源共享等方面深化对口合作;二是面向北三县学校干部教师开展交流培训,研究建立专门研修中心,每年至少组织2期专题研修班,安排不少于20名到北京市学校挂职锻炼;三是鼓励两地职业院校合作办学,对接北京城市副中心发展需要,加大学前教育、现代物流、城市服务等领域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力度;四是深化学生间交流联谊活动,共享北京市社会大课堂等社会实践活动资源,联合举办体育比赛、艺术活动、技能竞赛等。

在调研中,各地普遍反映当前的扶贫政策都是真金白银,对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给的越来越多,帮的越来越实,但相比之下,如何激发脱贫攻坚的内生动力仍是亟需补齐的短板。新疆反映,有的贫困县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欠缺,仍习惯性地依赖外部扶持;山西、安徽等省反映,一些地方帮扶方式方法简单,只注重短期增收,重“帮”轻“扶”,简单给钱给物的多,可持续发展关注不够,针对贫困人口致贫原因对症下药、培养“造血”能力的措施少;广东反映,少数贫困村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,带领群众脱贫致富能力不足,激发群众内生动力办法不多;四川反映,有的基层干部能力素质还不能适应脱贫攻坚的需要,主动担当意识不强,存在不敢干、不会干等问题。同时,各地普遍反映,一些贫困群众主动致富意愿不强,过度依赖帮扶政策,自身参与的积极性、主动性不高,个别贫困群众甚至存在“你不帮,我不动”现象;山西、青海、西藏等省区反映,有的贫困群众思想观念比较落后,旧风俗、旧习惯短期内难以改变,“等靠要”思想依然存在;江西、青海等省反映,一些有劳动能力却不愿劳动的懒汉,躺在脱贫优惠政策上不劳而获,导致“边缘户”心理落差和抵触越来越大,在一些地方已经形成了新的干群矛盾。